一個有夢想的女孩,玩電商,網站建設,做百度、360、搜狗排名,微信營銷,微信公眾號運營開發。 點擊 加我 QQ 說你的需求。

湖畔大學筆記:猜猜誰來顛覆淘寶

這次湖畔的課選在了青島,有三個案例企業,一氣貫穿,擺在一起研究,都涉及制造業,第一家是海爾的轉型,第二家是青島紅領的魔幻工廠,第三家是韓都衣舍小組制生產法。 前兩天在海爾,基本上乏善可陳,并不令人激動。而第三天一到青島紅領我猜大部分沒聽說過

    這次湖畔的課選在了青島,有三個案例企業,一氣貫穿,擺在一起研究,都涉及制造業,第一家是海爾的轉型,第二家是青島紅領的“魔幻工廠”,第三家是韓都衣舍“小組制”生產法。
濱州seo
    前兩天在海爾,基本上乏善可陳,并不令人激動。而第三天一到青島紅領——我猜大部分沒聽說過吧?沒關系,這之前我也一無所知,但半小時后,我幾乎淚流滿面,忍不住尖叫出來。“粗大四兒了!粗大四兒了!又一場工業革命誕生了!”
 
    有這么邪乎?危言聳聽吧?別急,是不是工業革命,過一會兒你自己判斷,反正曾鳴教授是宣稱,“這些年來,無數人想打敗淘寶,門都摸不到。他們不知道的是,終結淘寶模式的源點,已然悄悄誕生。而淘寶這幾年的艱苦探索,就是試圖建構C2B協同網的自我革命。”(不得不嘟囔一句,你說這馬云不是外星人才怪,費盡心血,派阿里核心合伙人曾鳴去辦湖畔大學,敢情是研究怎么顛覆淘寶,還把找到的竅門興高采烈告訴大家……為啥這么做?一會揭曉。)
 
    當時剛一走進紅領的西裝制衣車間,一眼望去,和千萬家中國普通的“血汗工廠”也沒啥區別。一條條的生產流水線上,男工女工像螞蟻一樣重復著簡單工序。縫扣眼兒的,就一針針縫著,熨燙衣袖的,就一直在熨燙。可定睛仔細看,奇跡出現了!
 
    流水線上的每一件西服,都不相同!都、都、都、不、相、同!
    見鬼了!整座3000人的工廠,相同的流水線,卻找不出兩件一模一樣的西服!每一件都是“手工訂制”,在流水線上實現了老裁縫鋪中60歲老師傅那種“個性化”精細制作。
 
    哦,如果你讀到這里,還沒有稍稍興奮的話,說明你真的不夠熱愛商業。亞當·斯密的《國富論》是工業文明這二百年來的理論基礎,被引用最多的例子就是,一個人如果制造縫衣針,沒有機械輔助和良好訓練,一天連一根針都制作不出來,而通過分工協作體系,每個人僅僅負責一道工序,總體效率會飛躍,平均一算,居然一個人一天的產能可以高達4800根針。
 
    效率飛升,才能導致財富涌現。但效率提高的背后,則是個性化的淪喪——那4800根針,必須長得一模一樣。你絕對看不見胖一點的針、矮一點的針,或小蠻腰的針、風騷放蕩的針……哦,我在胡扯了,針本來也不需要個性化的。問題是,衣服呢?在工業化之前,大部分人是缺衣少穿的,不過,有一個小小優點,就是你哪怕只做得起一身衣服,也必然十分合體,因為是裁縫給你量身縫制的,“先下單、后生產”。就算是雙胞胎兄弟去做衣服,老裁縫也能量出少許差異,理論上,他一輩子裁剪的衣服,還真沒有兩件一模一樣。
 
    本質上,工業化大流水線作業,消滅的恰恰就是個性化。所以商場里賣的成衣,永遠就是那幾個尺碼、幾個版型。“先生產、再銷售”,必然是找“最中庸”那個尺碼。人得去適應衣服,而不是衣服適應人。高級定制雖然也有,可惜,今天的量體裁衣不是一般人消費得起的了。
 
    紅領的“魔幻工廠”恰恰能把亞當·斯密從墓地里驚嚇出來——流水線照舊,個性化卻居然實現——且成本居然僅僅上升了10%而已!更了不起的是,紅領的創始人張代理(好謙虛的名字)原創了一套方法論,不僅僅能改造西服生產,還輸出這套體系,正在改造多種生產業態,例如家具廠、家裝廠、化妝品廠、自行車廠、運動鞋廠,橫跨千奇百怪多種行業。
 
    據張代理介紹,他的“魔幻工廠”,又稱之為“3D打印工廠”——倒并不是說工廠內真的用了3D打印機,而是說他們的生產思路,和3D打印是相仿的。就拿他們生產西服來說,第一件事,居然是“數據先行”:上面講了,即使是雙胞胎兄弟的身材,也有微小差別的,但話又說回來,地球上七十多億人的身材,仍然也是有窮盡的。肩寬、臂長、胸圍、臀圍等等數據,雖然每個人都不太一樣,但邊界值還是有限,沒誰胸圍小于30厘米或大于3米,腿長、臀圍什么也一樣,都有數值邊界,導致最后所有這些有限數據的組合,也就是幾百萬種模型。
 
    這就有點像電腦學下棋,中國象棋是縱橫9道,落子點81,雖然旗子走法變化多點,但數值邊界很有限,早好些年電腦就無敵于人腦了;圍棋則縱橫19道,落子點361,復雜度比中國象棋一下子高上去太多,直到最近才有阿爾法狗戰勝人類冠軍;你試試發明個99道乘99道的圍棋配合黑紅梅片四花色,阿爾法狗不直接宕機才怪,哈哈哈哈哈~
 
    “魔幻工廠”首先需要做的,是先控制數據有效邊界,這個控制好了,就可以控制建模的數量了。對生產西服來說,這第二步就是打版——類比3D打印機,就是編程序,您是打印個碗呢?還是鍋?或者一把手槍都行,邏輯沒區別。
 
    第三個要素,就是必須是“增材生產”思路。這個也和3D打印機思路一致。人類自古以來的生產,一直是“減材生產”,比如生產個桌子,你必須把一棵樹的大部分木頭削減掉,才能得到你想要的形狀;工業化蓬勃發展后,又出現了“等材生產”,比如“鑄造”,一個圓鐵片通過機器一壓,變成一個鐵盆了,材料不增不減;而“魔幻工廠”的思路,和3D打印機類似,生產過程必須是個“逐漸增加材料”的過程,從一片面料逐漸增加扣眼兒、紐扣、袖標等等。
 
    好了,我啰哩吧嗦說這么多,你問了,這怎么就顛覆了淘寶呢?這要從淘寶的本質說起,淘寶雖說對比京東而言,更加擅長“非標品”的售賣,但你真的深究,還是標品——至少從工業生產角度說還是標品。沒有哪個店鋪賣的東西是一萬個SKU,但每種只生產了一件。更沒有哪個店鋪,是接到顧客的個性化訂單后,再去給他生產一件的。淘寶目前的一切底層設計,就不是為了這套“訂制”生意模式設計的——說白了,依然是為工業時代“先生產、再銷售”的理念打造。
 
    不過,如果你真的認為淘寶該走下坡路了,你就中計啦,(標題、圖片,都是為騙點擊的,哈哈~)七八年前曾鳴教授作為阿里的首席智囊就鼓吹C2B乃“產業終局判斷”,導致外星人馬云一直在悄悄給淘寶做暗中升級,為的就是面對接下來的大顛覆、大變革。回到本文題目:猜猜誰來顛覆淘寶?你以為是誰?多半還是淘寶!自己革自己的命,只不過手中武器更新了……(否則你以為布局“阿里云”多年,真的是因為馬云名字中有個云嗎?另外,再參考一下這幾天Q1財報出來后,刷屏文章《阿里已經不是一家電商公司》~嘿嘿~)
 
    好了,先別管淘寶了,關心咱們自己吧。請回過頭看我上一篇文章所云,“入口”天翻地覆了。傳統的工業時代的“品類型品牌”都該消失了好不好?“生活方式”的販賣才是核心,一個個“教主”賣的都是“贖罪券”……當和菜頭吐血推薦量體裁衣時,他公眾號剛好給個鏈接,你掃一下,當天下午就來個量體師幫你測尺碼,一周后,完全貼身的衣服就給你寄來了。而這個價格僅僅比批量成衣貴了20%而已,請問,你還會去買成衣嗎?
    這就是最簡單的C2M,消費者直接to了工廠。
 
    讓我們腦洞再大一點。紅領正把這套“3D工廠”的理念往外輸出,而珠海的一家化妝品廠正在接受改造。OK,半年后,你可能會發現,河貍家的美容師,會為顧客“訂制”一套完全量體裁衣式的護膚品——核心是先通過一口唾沫,基因檢測一下,這個現在逐步成熟了,通過DNA發現,她的肌膚需要什么保濕程度和抗皺成分。以前不可逾越的是生產,傳統化妝品廠一個配方必須生產5000瓶以上,否則沒辦法生產線開工,現在則一瓶也照樣生產,且成本只增加了微不足道一點點。這樣的基因訂制護膚品,0%的過敏率,且效果必然明顯優于千人一面的中庸配方——就像量體裁衣必然更合身一個道理。
    說到這里,你是感覺天方夜譚呢?還是一場完美風暴正在醞釀?
    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及時刪除。
喜歡 (1) or 分享 (0)
發表我的評論
取消評論

表情

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!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友最新評論